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6800558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教育論文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實踐進展

時間:2020年01月02日 所屬分類:教育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 文章利用網絡調查法與文獻分析法,對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現狀展開調查,通過梳理其政策法規、評價體系、實施途徑三方面的內容后發現,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開展得較早,且實踐成果豐富,具有五個特點:形成了政府-相關行業組織-中小學/圖書館三

  摘 要 文章利用網絡調查法與文獻分析法,對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現狀展開調查,通過梳理其政策法規、評價體系、實施途徑三方面的內容后發現,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開展得較早,且實踐成果豐富,具有五個特點:形成了政府-相關行業組織-中小學/圖書館三級教育體系;頒布政策與法規保障其信息素養教育的發展;注重多學科合作;重視各階段教育之間的銜接;圖書館協會組織與圖書館員在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中作出了巨大貢獻‍‌‍‍‌‍‌‍‍‍‌‍‍‌‍‍‍‌‍‍‌‍‍‍‌‍‍‍‍‌‍‌‍‌‍‌‍‍‌‍‍‍‍‍‍‍‍‍‌‍‍‌‍‍‌‍‌‍‌‍。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豐富實踐與經驗,為我國制定科學、合理的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政策、法規與評價標準,培養中小學圖書館員開展信息素養教育提供了參考借鑒‍‌‍‍‌‍‌‍‍‍‌‍‍‌‍‍‍‌‍‍‌‍‍‍‌‍‍‍‍‌‍‌‍‌‍‌‍‍‌‍‍‍‍‍‍‍‍‍‌‍‍‌‍‍‌‍‌‍‌‍。

  關鍵詞 信息素養教育 中小學 美國

信息素養

  信息素養論文范文:如何構建基于SPOC的高校信息素養教學模式

  下面文章在分析信息素養現狀和闡述SPOC教學模式的基礎上,從教學時間維度、教學地點維度、教學對象維度、教學內容維度、教學方式維度、考核評價維度進行基于SPOC的信息素養教育模式的構建,希望可以改變目前高校信息素養課程課時不足、師資缺乏等現狀,提高信息素養課程的教學質量。

  近年來核心素養受到學界廣泛關注‍‌‍‍‌‍‌‍‍‍‌‍‍‌‍‍‍‌‍‍‌‍‍‍‌‍‍‍‍‌‍‌‍‌‍‌‍‍‌‍‍‍‍‍‍‍‍‍‌‍‍‌‍‍‌‍‌‍‌‍。信息素養作為核心素養的重要組成部分[1],逐漸被納入各國教育體系。美國是最早開展信息素養教育工作的國家,其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大致可以追溯至20世紀80年代初期,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該領域的實踐成果豐碩,形成了一套具有特色的信息素養教育體系。而我國信息素養教育主要集中在高校,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發展相對遲緩,效果不甚理想。因此,有必要對美國中小學信息的素養教育的現狀進行研究,利用其豐富的教育經驗,為我國開展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提供參考。

  1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政策法規

  1.1 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政策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發展得益于美國政府及相關機構的支持。1983年美國教育部的報告《國家處在危險之中,教育改革勢在必行》(A Nation at Risk:The Imperative for Educational Reform)引起震蕩,指出美國基礎教育存在的問題:教育效率低、質量不高、輟學率居高不下以及中小學教師質量參差不齊[2]。為保持美國教育在全球的領先地位,政府決定實施教育改革,由此推動了美國教育史上的兩個重大轉變:施行P-16教育①及信息素養教育[3]。由于本文主要論述的是信息素養教育,故僅對信息素養教育作探討。

  1989年美國圖書館協會成立了全國信息素養論壇,匯集教育界、企業界、政府及圖書館界專家,旨在促進與宣傳信息素養教育[4]。然而,彼時的美國中小學并未普及電腦,基礎設施條件較差,不具備實施信息素養教育的條件。在此背景下,美國教育部于1996年提出第一個美國教育技術計劃《讓美國學生為21世紀作準備:面向技術素養的挑戰》(Getting America’s Students Ready for the 21st Century:Meeting the Technology Literacy Challenge),核心是“總統技術素養挑戰”(President’s Technology Literacy Challenge),旨在培養學生批判性地使用技術的能力。

  為此,政府下撥20億美金,用于支持電腦軟硬件的購買、網絡接入的費用、基礎設施的提升及教師的培訓與繼續教育,為學生打造良好的信息素養環境[5]。第二個教育技術計劃《數字學習:讓所有兒童享受世界一流的教育》(e-Learning——Putting a World-Class Education at the Fingertips of All Children)于2000年提出,除鞏固第一個計劃的目標外,還要求學校實施數字教育,培養學生學習信息素養[6]。2004年第三個教育技術計劃《美國教育邁向新的黃金時代:互聯網、法律如何改變教育與學生的期望》(Toward A New Golden Age in American Education:How the Internet,the Law and Today’s Students are Revolutionizing expectations)提出目標包括支持數字學習及虛擬學校、鼓勵接入寬帶以及從依靠書本學習轉移到依靠數字學習等7個方面,關注利用技術提高學生成績[7]。

  第四個教育技術計劃《轉化美國教育——以技術學習為動力》(Transforming American Education——Learning powered by Technology)與第五個教育技術計劃《重新塑造技術在教育中的角色》(Reimagining the Role of Technology in Education)分別于2010年和2015年提出,重點是利用技術轉化教育及改變學習經驗,培養學生成為負責使用信息技術的數字公民[8-9]。

  美國政府聯合企業界成立的“21世紀素養合作組織”(Partnership for 21st Century Skills)于2007年提出21世紀學習框架(P21 Framework for 21st Century Learning),重申信息、媒介與技術技能的重要性,并將這些技能列入全國K-12教育的《州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之中,成為學生學習的主要內容[10]。為使國民進一步重視信息素養,2009年,時任總統奧巴馬宣布每年十月為國家信息素養宣傳月[11],這是信息素養首次被提升到國家層面,而后被25個州和1個地區認可并印發該宣言[12],其影響范圍較大,對信息素養教育的推廣具有重要意義。

  1.2 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法規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除受到政策影響外,還受到法律保障。1985年美國參議院提出《1985年技術素養法案》(Technology Literacy Act of 1985 ),要求中學及大學開設電腦課程,為學生進入職場做準備[13]。該法案是首個關于技術素養的法案,為開展中小學信息技術素養教育及后續有關技術素養法案的提出奠定了基礎。隨著技術的快速發展,美國政府意識到技術素養教育重要性,并在1994年由克林頓總統簽署《美國教育法案:2000年目標》(The Goals 2000:Educate America Act ),規定各州制定技術教育行動計劃,將技術教育納入中小學教育體系[14]。

  2002年,總統布什簽署《不讓一個孩子落后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NCLB),除延續《美國教育法案:2000年目標》外,還提出利用學校圖書館幫助提高學生的成績,促進學校圖書館教育的發展[15]。由于信息素養教育是學校圖書館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NCLB法案間接促進了學校信息素養教育的發展。2015年,奧巴馬總統通過的《每個學生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 )延續NCLB法案關于信息素養教育方面的內容,下撥資金支持學校技術教育及圖書館教育[16]。由于美國分權制的特點使得美國部分州同樣出臺法規來保障州內信息素養教育的發展。

  2005年,加利福尼亞州政府出臺加利福利亞州會議法案AB307(Assembly Bill 307),要求州內各學區根據聯邦政府出臺的教育技術計劃制定學區教育技術行動計劃,開展數字教育,培養學生道德地使用信息技術、學習網絡安全及版權知識等內容,讓學生成為負責任的數字公民[17]。又在2009年由州長施瓦辛格簽署S-06-09行政令(Executive Order S-06-09),成立加利福利亞州ICT數字素養領導理事會(ICT Digital Literacy Leadership Council )及顧問委員會(ICT DigitalLiteracy Advisory Committee),制定ICT數字素養政策及行動計劃,將數字素養整合到K-12教育及高等教育中,確保每個加州公民都具有ICT素養[18]。

  2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評價體系

  2.1 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

  美國自20世紀80年代將信息素養納入教育體系后,圖書館界率先垂范,參與制定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截至2018年12月,美國共有36個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其中,國家級標準3個,州級標準33個,是目前世界上出臺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最多的國家。

  從出臺的責任者來看,大部分的評價標準是由美國各州教育局出臺的,少部分是由圖書館協會組織出臺的,如《學生學習的信息素養標準》是由美國圖書館員協會(AASL)與美國教育傳播與技術協會(AECT)聯合出臺的,《德克薩斯州學校圖書館項目標準與準則》是由德克薩斯州圖書館與檔案委員會和德克薩斯教育局共同制定的等。

  在所有的國家標準中,最早的一份可追溯至1998年,由AASL與AECT聯合頒布的《學生學習的信息素養標準》,該標準的出臺對美國乃至世界的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有著深遠的影響。它與2007年AASL發布的《21世紀學習者標準》及國際技術教育協會(ISTE)發布的《全國技術教育學生標準》一起成為美國各州制定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的基礎。

  為便于研究,僅將這3個國家標準的主要維度列出并進行分析(詳見表2)。《學生學習的信息素養標準》的側重點是從信息素養、獨立學習及社會責任對學生進行評價[19]。《21世紀學習者標準》圍繞四個方面的內容來展開:詢問、批判思考及獲得知識;基于信息作決定,將信息運用到新的環境及創造新的知識;分享與產生知識,有效參與民主社會;追求個人發展及提高審美。

  每個類別下均衍生出技能、行動時的性格(Disposition in Action)、責任及自我評價四方面的內容[20]。《全國技術教育學生標準》分為六個方面:創造與創新;交流與合作;研究與信息流暢;批評思維、解決問題及作決定;數字公民;技術操作與概念[21]。這3個國家標準的側重點有所不同,但細分到各維度后發現它們高度相似。

  《學生學習的信息素養標準》主要考查個人搜尋、獲取、評估、合理使用、創造及產出信息的能力,從而有效地參與社會[19],培養的是學生的學習能力及認知能力,因此它是以學習為目標取向的。《21世紀學習者標準》不但包含《學生學習的信息素養標準》的主要技能,還強調“學習者利用數字工具來追求這些技能,培養個人的態度,促進個人的發展,提高個人的審美眼光”[20]。

  《全國技術教育學生標準》除包含《學生學習的信息素養標準》的主要技能,還增加了交流與合作及工具的操作與使用兩種能力[21]。因此,它們都是以促進個人發展為目標取向的,但是發展的方向有所不同:《 21世紀學習者標準 》強調利用技術的態度,同時進行自我評估,追求個人發展[20];而《全國技術教育學生標準》強調利用技術與他人的合作來完成個人的目標[21]。無論是以哪種目標為導向,這些標準旨在培養學生學習21世紀所必備的技能。

  雖然大多數州的信息素養教育評價標準是參考這3個國家標準來制定的,但是部分州根據各自的情況,適當地增加不同的指標。例如《康涅狄格州信息與技術素養框架》是根據《學生學習的信息素養標準》來制定的,在此基礎上增加了技術的使用為指標,認為學生們應學會利用技術解決問題[22];《馬塞諸塞州K-12信息素養技能建議標準》是在《21世紀學習者標準》的基礎上增加了欣賞文學為指標,認為學生學習信息素養技能的同時,可利用這些技能來尋找自己喜歡的文學作品,擴大閱讀量[23]。

  還有的標準是同時參考了3個國家標準來制定的新標準,如《俄勒岡州學校圖書館協會信息素養標準》,其內容包含信息素養、社會責任、閱讀參與(個人發展)及技術融合4個方面[24],目的是培養學生全方位的發展。簡而言之,國家標準與州級標準的差異在于,國家標準制定的是整體的學習方向與范圍,而各州在制定信息素養評估標準時,往往依據各個年級(從1年級到12年級)來設置指標與內容,讓學生由簡到難,學習信息素養技能。

  2.2 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工具

  隨著美國對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日益重視,準確把握學生的信息素養水平顯得尤為重要,相關測評廣泛開展‍‌‍‍‌‍‌‍‍‍‌‍‍‌‍‍‍‌‍‍‌‍‍‍‌‍‍‍‍‌‍‌‍‌‍‌‍‍‌‍‍‍‍‍‍‍‍‍‌‍‍‌‍‍‌‍‌‍‌‍。2004年,美國肯特州立大學在美國博物館與圖書館服務所(The Institute of Museum and Library Services,IMLS)與美國教育部的資助下,開發了實時評價信息素養工具(Tool for Real-time Assessment of Information Literacy,TRAILS),專門用于評測中小學生的信息素養水平。TRAILS是根據《21世紀學習者標準》與《州共同核心標準》而開發的測評工具,內容涵蓋確定主題、識別潛在資源、制定查詢策略、評估信息資源、合理使用信息5個方面,測題總量在10~25道題之間,年級越高,對應的評估試題越多[25]。

  TRAILS具有5個優點:(1)易用性。它是利用電腦程序及網絡設計出來的工具,且設計的測評界面簡單易用。(2)可比較性。TRAILS是以選擇題的方式進行測試,其結果可以用電腦快速算出后再進行對比。(3)科學性。TRAILS的評測內容是根據《21世紀學習者標準》和《州共同核心標準》而設計的,其內容具有科學性。(4)免費性。為了能讓更多的學生使用TRAILS,項目組免費推出該評價工具,保障了其使用率。(5)有效性。該工具設有反饋問卷,可根據學生、圖書館員及教師的反饋作出及時的修改,保證其有效性[26]。

  雖然TRAILS于2010年已全面完成并免費對外開放,但是直到2012年,TRAILS才真正受到了美國中小學界的關注。2012年,一項針對美國馬里蘭州蒙哥馬利郡的8000名中小學生信息素養評測的研究表明,在TRAILS上測驗取得高分的學生,在州閱讀評測中同樣取得高分[26]。

  這一研究受到了中小學教師及圖書館員的關注,肯定了TRAILS的實用效果,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中小學圖書館員及教師利用TRAILS來測試學生的信息素養水平。據統計,TRAILS的使用率從2010年的28萬(該數字含世界各國)名學生[25]飆升到2013年的100萬(該數字僅含美國)名學生[27],且該數字還在不斷地攀升,可見其影響。

  3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實施途徑與方法

  3.1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課程設置方式

  1988年,AASL與AECT共同出臺《信息的力量:學校圖書館媒介教育項目指導》(Information Power:Guidelines for School Library Media Programs)文件,呼吁學校圖書館員與教師合作教學,將信息素養融入各學科知識,促使學生們從被動地接受教育轉換為主動地探究學習[28]。

  因而,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課程的設置方式主要是以整合式為主,并分為單一學科整合[29]及多學科整合[30]兩種方式,由圖書館員與教師攜手合作教學。單一學科的整合是信息素養教育中最常見且最主要的手段,旨在將信息素養融入不同的學科中進行教學。而多學科整合的教學方式多以主題學習為主,例如美國“科羅拉多動物”主題學習,要求學生自己選定一種科羅拉多州的動物,根據其特征制作演示文稿并展示。

  這種主題式學習需要學生具備幾個方面的知識(如地理、科學、閱讀、寫作與信息素養)才能很好地完成任務,因其更具有挑戰性,而受到學生的喜愛[30]。從以上兩種方法可以看出,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是以情境教學為主,將信息素養置于各學科環境下,突出教師與圖書館員的合作,帶領學生探索知識,優化整個學習的過程,改變學生學習的方式[29]。

  3.2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合作項目

  為將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與高等信息素養教育無縫銜接起來,美國圖書館協會組織于1998年提出“合作藍圖計劃”(Blueprint for Collaboration),該計劃由美國大學圖書館協會(ACRL)與美國學校圖書館員協會(AASL)聯合發起,旨在促進大學圖書館與中小學圖書館合作,培養師生的信息素養。在這些項目中,L2L(Link 2 Learn Project)項目是由西賓夕法尼亞地區的3所大學與當地21所高中的合作項目,旨在為當地的高中生、圖書館員及教師提供信息素養培訓。

  SPIRIT(The School Partnership for Instruction,Research,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項目是由加州大學歐文(Irvine)分校圖書館與當地高中合作的項目,除培訓教職員工的信息素養外,還根據歐文大學信息素養標準培養高中生的信息素養,保證學生所學與該校標準銜接,提高該校區的入學率[31]。肯特州立大學的信息素養教育拓展項目(Informed Transitions:High School Outreach Program)是由肯特州立大學與當地高中合作的項目,旨在培養師生的信息素養、學生對大學圖書館的積極態度以及宣傳肯特州立大學[32]。

  學校/公共圖書館合作項目(School/Public Library Cooperative Programs)是于2006年由學校圖書館員協會(AASL)、兒童圖書館服務協會(ALSC)及青年圖書館服務協會(YALSA)聯合發起的項目,旨在促進公共圖書館與中小學圖書館合作,向學生推廣閱讀及開展信息素養教育。

  在該計劃中,與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有關的項目是連接學校與圖書館項目(Connecting Schools and Libraries Project,CSLP)及學生網絡教育教師版(Student Web Instruction for Teachers,SWIFT)項目。CSLP項目由紐約本地的3所公共圖書館與中小學圖書館合作,旨在為當地中小學提供圖書館借閱服務、推廣閱讀及教授學生信息檢索等技能。而SWIFT項目則是由明尼蘇達州亨內平郡內26家公共圖書館與當地17所中學圖書館合作開展的項目,旨在為師生提供信息素養培訓。教授師生如何使用亨內平郡公共圖書館的電子數據庫以及如何檢索信息等知識[33]。

  從這兩個合作的項目看出,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發展并不僅僅依靠學校自身,而是向高校圖書館聯盟及公共圖書館聯盟尋求幫助,這種合作提高了師生的信息素養,很好地回應了《國家處在危險之中,教育改革勢在必行》報告中提到的美國基礎教育存在的效率低,質量不高以及中小學師資力量飽受爭議等問題[2]。此外,由于學校圖書館的預算逐年降低,為了更好地維持學校圖書館的運行,高校圖書館及公共圖書館的加入不僅能有效解決預算不足等問題,還能為中小學圖書館員及教師提供信息素養培訓,擴充館藏資源,呈現出多贏的局面。

  4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特點及其啟示

  4.1 形成自上而下的三級體系

  美國的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形成“政府-行業協會組織-中小學/圖書館”自上而下的三級保障與實施體系:首先它是由政府發起并出臺相應的政策與法規來推動及保障其發展。接著一些行業組織團體如AASL與AECT等組織為響應政府的號召,紛紛制定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評價標準,用于指導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工作。而在實際教學實施中,中小學教師與圖書館員是實施信息素養教育的主體,并攜手大學圖書館員及公共圖書館員聯合參與教學。

  這種體系使得美國上至政府下至相關行業組織、中小學教師與圖書館員,齊心協力參與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工作。在我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是由教育部制定相關的政策,各地教育局及當地的學校根據各自的實際情況實施,相關行業組織在這里卻起不到應有的作用。然而,信息素養教育絕不僅僅是教育界的責任,這涉及到全民的權利問題,應該上下通力合作,共同推進信息素養教育工作。

  4.2 政策律雙管齊下,細化各級責任

  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能有如此成績,得益于美國政府及其相關機構對該領域的密切關注與大力支持,頒布了一系列的教育政策與法規,并細化各級責任、下撥資金來保障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發展。而我國教育部雖然頒布了有關信息素養教育的政策,但并沒有細分各地教育局的責任,再加上信息素養教育并不屬于應試范圍,因此,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一直都是遲滯不前的狀態。因此,我國應該借鑒美國利用政策及法規的形式來促進信息素養教育,并在出臺政策與法規時將具體責任、內容及資金等寫入政策之中,唯有條款內容的具體化,各部門才能明確責任,各司其職,更好地開展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

  4.3 多學科合作,制定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體系

  通過梳理所有美國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發現這些標準都是由美國的權威機構制定推出的,如AASL、ISTE、各州教育局或州學校圖書館協會等機構制定的,參與的專家背景涉及多方面的學科,如圖書館學、教育學、電腦科學、傳播學等學科,符合信息素養跨學科的本質。然而,我國的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研究大多是以個人來實施,即使有合作,常見的是同一學科、同一專業下的合作,跨學科背景的研究并不多見。

  信息素養本身是一個跨學科的知識體,多視角的研究才能更加準確地理解其內涵。建議我國專家學者盡快組成跨學科團隊,合作研究權威級的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以回應《2018年教育信息化和網絡安全工作要點》《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要求:“探索建立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指標體系。”[34-35]

  4.4 重視教育銜接,提高教學效能

  為了更好地銜接信息素養教育,在美國的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實踐中,往往會邀請高校圖書館員做顧問,如TRAILS的設計及“合作藍圖計劃”,保證所學內容與大學所需的信息素養技能相匹配,以此來提高師生的教與學效能。而在我國的教育體系中,同樣存在基礎教育與大學教育不匹配的現象。

  因此,我國可以效仿美國的P-16教育制,在設計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內容時,應當參考大學所需學習的信息素養內容,采納大學信息素養教材設計者的意見與建議,設計出與大學相匹配的信息素養教育內容,讓我國學生在進入大學時能有效地融入大學的學習生活,保證學習的效能。

  4.5 圖書館及其行業組織重視培養中小學生的信息素養

  在美國,圖書館行業組織與圖書館員的作用較大‍‌‍‍‌‍‌‍‍‍‌‍‍‌‍‍‍‌‍‍‌‍‍‍‌‍‍‍‍‌‍‌‍‌‍‌‍‍‌‍‍‍‍‍‍‍‍‍‌‍‍‌‍‍‌‍‌‍‌‍。一方面圖書館組織參與美國的中小學信息素養評價標準的研制,另一方面圖書館員與教師合作,直接參與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實施。由此可見,美國圖書館行業協會組織與圖書館員是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發展的中堅力量。

  而在我國,圖書館行業組織與圖書館員并未受到足夠的重視,尤其是在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中,通常是由教師獨立承擔,鮮有中小學圖書館員參與實施。鑒于此,筆者認為我國應該借鑒美國的經驗,重視我國圖書館行業組織,積極培養中小學圖書館員,并將他們納入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的師資名單中,為國內中小學信息素養教育貢獻一份力量。

魔兽世界术士
股票涨跌的意义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股票涨跌计算 基金配资哪家好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开户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 股票推荐群是真是假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 厦门股票配资 台州股票配资 宁波富达股票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股票配资世界 中金股票推荐 股票分析软件下载